| 网站首页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历史名人 | 教案试题 | 历史故事 | 考古发现 | 历史图片 | 文化 | 社会
 
宋朝那个皇帝下12道金牌召回岳飞的?什么原因?12道金牌都是纯金的吗?

时间:2010-7-15 专题:岳飞

1,宋高宗赵构2,原因我认为有两个原因1高宗怕岳飞收复中原,迎回徽钦二帝,这样他的皇位就不保了2宋朝最怕武将手握重兵,再加上高宗性格多疑,所以他要招回岳飞。秦绘只不过是高宗的替死鬼。3,应该是镀金的吧,呵呵

再在网上找了点岳飞之死的资料,希望对楼主有所帮助

岳飞必死的三大理由,理由一:君臣密谈埋下杀身之祸

公元1126年,南宋太上皇宋徽宗、皇帝宋钦宗及皇子在开封被金军所俘,北宋灭亡。1127年,康王赵构在河南商丘称帝,历史上称为南宋。此后在与金朝的连年战争中,一个名叫岳飞的小人物在抗金战场上声名鹊起,而由他所统率的“岳家军”也由最初的几千人发展到十万余众,成为南宋当朝抗金的三大主力之一。另外由韩世忠、张俊统率的两支主力皆是赵构做康王时的禁军所组成,是赵构的嫡系。而岳飞的队伍大都是收编、招抚、改良的抗金义军,还有一部分是被镇压的农民起义军。这支军队边战斗边募集,大部分不吃朝廷的俸禄,有点不像国家的军队,而更像一支私人的军队,所以叫做“岳家军”。这里如果把“韩、张”二人的军队比做国民党时期蒋介石的“黄埔系”的话,那么岳飞就是“张学良的东北军”。于是,宋高宗赵构为了笼络岳飞,经常把岳飞从前线召回来密谈“国家大事”。其中的三次密谈,竟把一代将星岳飞送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一次密谈:1133年秋,赵构把岳飞召回首都,亲自书写“精忠岳飞”四个大字,制成锦旗赏赐给他,还要在京城为他建造府邸。岳飞很是感激皇帝的“知遇之恩”,把赵构当做知己,从此立志要报效国家,荡平金寇。岳飞返回战场前,宋高宗在皇家后院与岳飞密谈,赵构于是给岳飞讲了个关于唐代名将郭子仪和李光弼的故事。安史之乱平定后,郭子仪见风驶舵,及时上缴兵权,结果世代庇荫皇恩,子孙荣耀有加。李光弼拥兵自重,不听朝廷调遣,结果众亲叛离,老境凄凉。岳飞对这段掌故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可是他自信自己一心为国,碧血赤胆,完全没有理解赵构这些话的弦外之音。赵构在宋徽宗31个儿子中排行老九,宋钦宗是老大。靖康之难后,赵构能在众多的兄弟间脱颖而出,并越过侄子(宋钦宗儿子)们的障碍,一举登上龙位,没有两把刷子,是不可能成功的,由此可见此人城府之深。所以从此以后,赵构就对岳飞有了戒心,起了疑心。

第二次密谈:1137年二月,岳飞回京述职,有一次君臣在皇帝的卧室里谈得兴起,自我感觉良好的岳飞居然莽撞地提出,希望赵构早日拥立太子。岳飞的本意是怕金国人把扣压的宋徽宗、宋钦宗立为傀儡政权,这样以来,身为徽宗第九子的赵构所建立的南宋政权就有点名不正、言不顺。尽管如此,但是岳飞此言一出,谈话的气氛依然急转直下。赵构呵斥道:“你虽然出于忠心,但是,这种事情不是你所应当干预的。”岳飞的脸色当时就变了,十分尴尬。原来,赵构唯一的儿子早年夭折,老赵几年前在逃避金兵的追击时,由于惊吓过度,丧失了生殖能力,患上了阳萎。这本是宋高宗最深的隐痛。岳飞哪壶不开提哪壶,岂不是要赵构的难看。最要命的是,岳飞触犯了皇家最大的忌讳:手握重兵的武将对皇位继承感兴趣。皇权继承问题在历朝历代都是绝对核心的敏感问题,可惜岳飞太忠良,把皇帝当做朋友,当做“自己人”,什么话都敢说,让高宗对他失去了最基本的信任,为自己招来杀身之祸。

第三次密谈:1139年,岳飞已经渡过长江,收复了黄河以南的大片土地,全国抗金的形势一片大好。高宗再次召岳飞密谈,询问岳飞以后的打算。岳飞慷慨激昂,表示要收复失地,迎回二圣。其时宋徽宗已死,但要迎回他的遗骸。并说待成功后,将效仿石守信等前朝名将卸甲归田,至于帝位的归属问题,岳飞说那是皇家手足之间的事情,跟他没多大关系。看来岳飞是受到上次密谈的教训,不敢多说了。但是这次的“不敢多说”依然没说到点子上,以前为了抗金,你岳飞喊喊口号也就算了,现在居然真的要把他们迎回来,这不是逼赵构“逊位”吗?所以这次谈话让宋高宗对岳飞彻底失去了信任,岳飞是被杀还是被剐,只是个时间问题了。

理由二:“迎二圣还朝”诱发杀身之祸

战斗在抗金一线的岳飞之所以提出“迎二圣还朝、雪靖康之耻”的口号,其主要目的是为了取得广大老百姓的支持,并用以收编、招抚、改良各地的抗金义军,以补充、壮大自己的抗金实力。可是这种务实的做法使全国观众的目光都转向了岳飞和他所统领的“岳家军”,而导致当时南宋偏安朝廷受到了冷落,有点“西风压倒东风”的趋势,这样岳飞就犯下了一个致命的错误,致命的原因至少有以下三点。

第一:无论“迎二圣还朝、雪靖康之耻”的口号多么正确,多么合理,多么能打动民心和鼓舞士气,尽管这个口号是你岳飞的创意也好,不是你的创意也罢,按照封建专制统治的规矩,岳飞应该把这个具有非常政治敏感性的纲领口号报知朝廷,由南宋当局诏告天下,顺乎民心,这才符合程序。而岳飞不按程序办事,自做主张,喧宾夺主,犯了国家大忌,已遭致杀身之祸。

第二:“迎二圣还朝、雪靖康之耻”虽然在抗金战场上很有用途,但是却触到了南宋皇帝赵构的“逆鳞”。试想如果有一天,岳飞真的荡平金寇,直捣黄龙府,把徽宗、钦宗二帝迎回中原,一个国家同时出现了三个皇帝,你叫赵构同志何去何从啊!而且面对这个堂而皇之的口号,赵构尽管心里一百二十个不情愿,可是还得乐呵呵的大加赞赏,一个堂堂的大宋天子,却要受臣子这种有苦说不出的“窝囊气”。要不是金军大兵压境,说不定这时岳飞就已死无葬身之地了。

第三:“迎二圣还朝、雪靖康之耻”的口号占领舆论市场、顺应天意民心,是岳飞遭到猜疑,引来杀身之祸的另一个重要原因。

岳飞在抗金战场上的节节胜利使他在朝野的影响力越来越大。在封建社会里,顺应天意民心的舆论力量是很可怕的。唐朝女皇武则天当权垂帘后,为了登上正统,用了十六年的时间,来扭转舆论方向。例如在全国各地制造各种“祥瑞”来说明她当皇帝是顺应天意;再则是收集古代女人执政的事迹,印成小册子散发民间,以获得民心的认可,达到水到渠成的效果,最后在成千上万民众的游行请愿下,推辞再三,这才迫不得己,“勉强”同意登上中国权利的巅峰。而现在岳飞如此轻易的就占领了舆论市场,如果有一天岳飞从赵氏皇族里随意推选出个代理人来取代赵构,这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岳飞如此顺应天地人心,已严重威胁到赵构的皇权和地位。宋太祖赵匡胤就是这样取得江山的,赵构的皇位也与此异曲同工,对于社会舆论和民心向背问题,没有一个姓赵的不敏感,他们对这个问题从来都是小心翼翼,总是担心再有同样的事情发生。所以这时岳已必死无疑。

理由三:“君命召不信驾”促成杀身之祸

“君命召不信驾”的意思是:天子召回臣子,臣下不等驾好马车,就得先行出发,等马车追上来时,再坐车前往。岳飞生性耿直,甚至还有点“驴脾气”,动辄就撂挑子不干活,时有不听高宗招呼的事情发生,是导致杀身之祸的最终原因。

1136年,岳飞在收编刘世光的部队时,与张俊、高宗意见向左,便借母亲姚氏去世之际,辞去官职,回乡为母亲守墓。在古代,父母去世,要“丁忧”三年,不可为官。岳飞其实是把赵构当做哥们,故意和他赌气,可是没想到赵构真的生气了,派岳飞的得力助手李若虚等人去敦请岳飞复职,如果请不回岳飞,李若虚等人就地赐死。如此一来,岳飞不得不复出,但是这次复出,高宗对岳飞只是利用,一旦没有了利用价值,那就生死难卜了。南宋末年的文天祥在朝中不得志,也曾借丧父之际辞官,后来国家有难,人家散尽家私,组织义军勤王,看起来要比岳飞的境界高上一筹,实际上是从岳飞之死吸取了经验教训。

1140年夏,岳飞在郾城大破金兵拐子马(侧翼骑兵)、铁浮图(铁塔兵、重装骑兵),收复郑州、洛阳等地。金军哀叹:“撼山易,撼岳家军难”。7月中旬,岳飞挥师开封,朱仙镇一战,金兵10万兵马一触即溃,他鼓励部下说:“宜掏黄龙府,与诸君痛饮耳。”7月18日,岳飞收到高宗的第一道班师诏,三天后又接连收到十二道金字牌班师诏。其中全是措辞严峻、不容反驳的急令,命令岳家军必须班师回鄂州。岳飞收到如此荒唐的命令,抑制不住内心的悲奋,仰天长叹:“十年之功,毁于一旦!”岳家军班师时,久久渴望王师北定的中原父老兄弟,拦道恸哭。岳飞无奈,只得决定留军五日,以便当地百姓南迁以逃离金军回来报复。但是这样一来,岳飞就晚班师七、八天。宋高宗在临安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此时他已经下定了要杀害岳飞的决心。

岳飞等人在抗金战场上的胜利,使金国元气大丧,出于策略的考虑,与南宋政府讲和。而南宋当局自从建国的那一天起,惶惶如丧家之犬,没有过上一天稳当日子,现在听说对方有交朋友的意向,立即举手足赞同。然而岳飞不识时局,力主抗金,有意破坏宋金同盟,有意破坏和平环境,置国家安危于不顾,置黎民百姓于水火之中,已经罪该当诛。当时其他各路大军早已班师回朝,上缴兵权,就岳飞不听招呼,一意孤行,迟迟不肯交割兵权。而且岳飞在收到班师诏之后,滞留前线,布防阵地,并和黄河以北的各路义军联络,这太像“举事”前的准备工作了。赵构本已对岳飞不太信任,又听到这么个情况,所以杀心更炽。

岳家军最初在抗金战场上奋勇杀敌,确实成为南宋政权的一道护国屏障。但是后来随着时局的发展变化,金宋双方的力量对比发生了逆转,南宋当局已有能力与北金抗衡。另一方面,不断发展壮大的岳家军越来越不好控制,而且又不是嫡系部队,终究与赵构隔着一层纸。岳飞脾气又倔强,经常“君命召,不信驾”,所以现在倒成了南宋统治集团的一种威胁。素来与岳飞不合的秦桧那老小子也不地道,自从下达班师诏后,天天在京城里摆下盛宴迎接岳飞,并邀来已班师的韩世忠等人共同等待,一旦不见岳飞班师,就到高宗面前唉叹。其用意一是要晒岳飞的咸鱼,二是拿高宗来火上烤,如此一招无量妙计,高宗想不杀岳飞,都成了困难。

1142年1月27日,即旧历1141年的除夕之夜,岳飞被宋高宗赵构赐死在杭州大理寺风波亭内,临死前写下“天日昭昭,天日昭昭”八个大字,死时年仅三十九岁。后来韩世忠质问主审官秦桧,岳飞犯何罪而死。因为是高宗秘密赐死,秦桧不敢说实话,支支吾吾的说是“莫须有”。于是,岳飞的必须死也就变成了我们大家现在公认的“莫须有”了。


高宗

是红漆金字的。


金人收买秦桧,诽谤岳飞,宋高宗-赵构就同意杀了
宋高宗

宋高宗

你可以去查阅《宋史●岳飞传》里面有讲。秦桧进谗要求皇帝急召岳飞回京,二当时前线战事吃紧,眼看要胜利,而当时用金牌去召他,说明这是很急很严肃的了,而又连发12道金牌,最后还是回去了,秦桧以“莫须有”(秦桧遍查其罪,都没找到合适的罪名,本本就是没罪的,就以"不需要有"的罪名将其杀害于风波亭。

纯金的?呵呵,我不知道,莫须有把!


召回来了谁做皇帝,俩皇帝滴争斗对宋的损害绝对不会比外敌入侵低。。。。。。

金无足赤。。。。。


赵构

区区十几年间,咱大宋真能练出一支所向披靡的军队吗?
不过要说岳飞韩世忠刘??那些人确实是难得的大将之才,你看,不是不可一世的兀术都被打了个落花流水吗?郾城一役,连大金号称天下无敌的铁浮屠拐子马都几乎全军覆没了。想到这,赵构的眸子似乎又发了光。
秦桧应该看出了赵构的想法,也不多说什么,只是轻轻提醒了赵构一句话:“皇上还记得淮西之变,还有杜充、郭药师吗?”
赵构如何能忘呢?
就在三年前的淮西兵变,四万多人,相当于全国十分之一的军队集体投敌,急得自己是整整三天三夜睡不着:那支军队,不也是屡屡大胜的精兵吗?还有那个姓杜的,朕对他可真是天恩隆厚,没几年就从一个小官提到宰相,几乎交给他全副家当叫他抗金,结果也不是一降了事吗?郭药师就更不用提了,叛完辽国接着叛宋。秦桧没提到的还有,自己登基第二年,最信任的护卫亲军统制苗傅刘正彦居然也想逼自己退位——这些反复无常的武人哪。
军队强了也不一定有用啊,如果倒击一戈反倒更是可怕。
“岳飞,可是个忠臣啊,”也不知说给谁听,赵构喃喃道。他想起了当年在岳飞奏折上的批示:“有臣如此,顾复何忧?”
“太祖皇帝龙兴之前也是一个大大的忠臣呢。”秦桧轻声道。
赵构猛然记起了太祖皇帝在军队设置上的那番良苦用心。天下方略定,便轻轻用几杯酒,一席话,收尽了元勋们的兵权。用只有调兵权没有统兵权的枢密院,和只有统兵权没有调兵权的三衙负责军队日常管理,临到出兵还得皇帝自己临时选将任命。如此兵无常帅,帅无常师,牢牢把兵权捏在皇帝自己手里。并且把天下精兵集于京师,宁愿抱头挨打,为的什么?
还不是怕武人造反?
汉末以来,尤其是安禄山之后,有哪个皇帝不怕,什么时候龙床底下突然冒出个昔日唯唯诺诺卑躬屈膝的大将来轰自己下台呢?那么多的朝代兴替,那么多的教训,还不能让赵家子孙铭记在心吗?自己不是一而再,再而三,用规规矩矩的郭子仪来教训来提醒那些武将吗?有次对他们还狠狠地说了句让人心寒的话呢:“犯吾法者,唯有剑耳!”——自己轻轻夺了别人天下,可不能再让任何人这么轻轻把天下夺了去。
再说,天下,自己的天下来得真的容易吗?
十几年间,被金军追着屁股,颠沛流离。扬州、临安、江宁、明州、温州、越州、平江、健康,象鸭子般一圈圈被赶着逃命。他记起了最惨的那次,在茫茫大海上整整四个月东躲西藏,叫天不应呼地不灵,苦不堪言。有回甚至饿了好几天,费尽心机只找到五块粗粮炊饼,赵构一口气便吞了三个半,把旁边臣僚馋得一个个眼都绿了。直到两年前,终于才在几位大将苦心经营下勉强稳住了局面,定都临安。古往今来,可有几个皇帝逃得如此狼狈?
当然,更悲惨的还有父亲。他老人家已经在五年前结束了悲惨的晚年。想到这他记起了岳飞在另一封奏折里提到的:“异时迎还太上皇帝、宁德皇后梓宫,奉邀天眷归国,使宗庙再安,万姓同欢。”他猛然站了起来,觉得全身的血液似乎又开始隐隐作沸了。
他注视着秦桧,秦桧垂着头不作声。
突然,他想起了什么,长叹一声,重重地坐了回去。
大哥,还有大哥!可怜的大哥!大哥还在可怕的五国城苦苦煎熬!
赵构很清楚迎回大哥意味着什么。尽管大哥早就千方百计托人来说只要给他一间房子住就心满意足了,可天下人会怎么看?更可怕的是金国还有个最后的招数,重扶大哥登位来抵抗自己——这虽然只是秦桧探听来的消息,可如果真这么着,岂不尴尬?
自己不过是父皇的第九个儿子,属于小宗,正常情况无论如何是轮不到当皇帝的。能坐上龙椅不过是因为自己国难时游走在外,是一条漏网之鱼罢了,而且还得是唯一的一条小鱼。
都说这些年这个憋屈的鸟皇帝当得窝囊,可这不是安定下来了吗?赵构打量着新造的金壁辉煌的宫殿,不远处就是当年苏学士喻为西子的西湖,他觉得很满意,甚至已经习惯江南温润潮湿的空气了:于他,颠簸半生,能有今天这么半个天下已经是意外之福了。说实话,直到正式在都城坐上龙床的那天,还好象在梦里——之前可真是是连梦也从没做过呢。而这梦,现在就象宫外潋滟的盈盈湖水,触手可及,已经即将实现在眼前,而且很可能将在有生之年不会再破灭。


就在抗金战争取得辉煌胜利的时刻,朝廷连下十二道金牌(红漆金字木牌),急令岳飞“措置班师”。在要么班师、要么丧师的不利形势下,岳飞明知这是权臣用事的乱命;但为了保存抗金实力,不得不忍痛班师。岳飞愤慨地说;“十年之功,废于一旦!所得诸郡,一朝全休!社稽江山,难以中兴!乾坤世界,无由再复!”岳飞的抗金战斗,至此被迫中断。
“莫须有”!

宋高宗他害怕岳飞彻底打败金国迎回二帝那样自己就当不成皇帝了金牌是皇帝的加急圣旨不是纯金的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Copyright 2006-2010 © www.lsqn.cn All rights reserved
历史千年 版权所有